<bdo id="bnpb9"><dfn id="bnpb9"></dfn></bdo>

<track id="bnpb9"><span id="bnpb9"></span></track>
<track id="bnpb9"></track>

      <nobr id="bnpb9"></nobr>

      調查稱中國人壓力全球第一 上海北京位前列
      2012-10-19 08:51:07   來源:人民網   評論:0 點擊:

      被稱為“史上最長黃金周”的中秋、國慶假期剛過,一家世界知名辦公方案提供商雷格斯就發布了它的最新調查結果:中國內地上班族在過去一年內所承受的壓力,位列全球第一。
        被稱為“史上最長黃金周”的中秋、國慶假期剛過,一家世界知名辦公方案提供商雷格斯就發布了它的最新調查結果:中國內地上班族在過去一年內所承受的壓力,位列全球第一。這似乎在解釋,為何“黃金周”變成了一年一次的“擁堵周”。調查結果顯示,中國是目前世界上壓力最大的國家。在全球80個國家和地區的1.6萬名職場人士中,認為壓力高于去年的,中國內地占75%,香港地區占55%,分列第一和第四,都大大超出全球的平均值48%。其中,上海、北京分別以80%、67%排在城市的前列。人口龐大、社會轉型、欲望膨脹,這個不折不扣的“壓力之國”,亟需有人為它開出合適的藥方。

        在購物、網絡中逃離,通過憤怒發泄

        中國的國慶“黃金周”在外國人眼中是這樣的,“13億人在同一時間進入假期,8600萬人擠上高速公路。”據中國相關部門的統計,這8天內,還有760萬人次乘飛機出游,6095萬人次坐火車遠行,4.25億人次涌進全國大大小小的旅游景點,7700萬人次邁出國門,1800億元花在國內旅游市場,800億美元豪擲到其他國家……有調查顯示,八成人將長途旅游作為減壓的首選方式。對于“在路上”的中國人來說,旅游意味著“逃離”逃離朝九晚五的工作,逃離家庭、單位兩點一線的生活軌跡。
        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王琳國慶長假中瘋狂“血拼”了一把。已經28歲的她至今仍和父母住在一起,沒房、沒車、沒有男朋友,耳邊是父母早中晚三遍的嘮叨,催著她快點結婚生子。看著周圍的朋友成家立業、買大房子、開名車,她心里酸溜溜的。長假出境旅游,成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柱。直到假期結束,她所期待的異國邂逅也沒有發生,信用卡卻刷爆了3張名牌服裝、包、首飾足足花去了3萬多元。但她并不為自己的非理性消費后悔,因為在藍天美景下購物交款的一剎那,她覺得自己美麗、幸福、富有,忘卻了原先所有的壓力。
        “老婆你好!我知錯了,我不該沉迷網絡游戲。可是說真的,我并沒迷上網絡這個東西,我只是難以承受生活和工作上的壓力。”這是李先生寫給妻子張女士的一封信,兩年來他第一次向妻子敞開心扉,表達自己的感受和想法。看著丈夫寫給自己的信,張女士掉下了眼淚。她告訴記者:“丈夫找了幾次工作都不順利,就自暴自棄,在家里上網,沉迷網游,也不說話。”截至2011年12月,中國互聯網用戶達5.13億,為全球第一,通過手機上網的人數高達3.56億。網絡是交流工具,更是排解壓力的新渠道,除了網絡游戲,在各大論壇里瞎逛、到網店淘寶、去博客和微博發泄情緒和不滿,似乎都能讓人暫時忘掉現實中的不快。
        10月6日,四川航空公司一架航班上,一名男子取行李時與前排乘客發生口角,繼而升級為斗毆。10月7日,廣州地鐵上一名六旬老人與一個28歲男子因排隊和爭座互毆,現場血跡斑斑。10月8日,北京地鐵里,兩名年輕女子先后和一名老人發生爭吵推搡……每個壓力下的國人都像是一座彈[敏感詞]藥庫,點火就著,一點小小的摩擦都能引發激烈的沖突。

        壓力背后無非是個“錢”

        壓力到底來自于哪里?雷格斯的調查顯示,“工作”、“個人經濟狀況”、“來自老板的壓力”排在前三位。三者的背后無非就是個“錢”字。
        經濟發展下的欲壑難填。有學者指出,老牌資本主義國家享受著500多年的歷史積累,其中的原始積累長達300年,而我們的積累剛剛開始。別人300年的焦慮,我們要在30年內消化。膨脹的欲望帶來的是急劇增加的壓力。就像日本著名經濟戰略家大前研一所說,“急功近利、膚淺浮躁、缺乏思考的社會現象成為現代社會的一種流行病。”如何最快、最多地獲取物質資源,成為人們背負的最大壓力。
        社會保障體系的滯后。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承擔著養家糊口的主要責任,當社會應提供的醫療、養老、教育等福利保障不夠完善時,個人身上的擔子就顯得尤其沉重。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夏學鑾認為,中國人目前處于“生,生不起;死,死不起”的狀況,就連殯葬這樣本應屬于社會保障的項目,都變得唯利是圖。
        光宗耀祖的傳統文化。夏學鑾說,在西方人的教育里,孩子從小要學會盡一份社會責任;而在東方,尤其是儒家傳統教育里,孩子從小就被要求好好學習,長大光宗耀祖,為家族增光。這導致很多人成年后具有強烈的競爭意識,在學校一定要考第一名,在單位一定要當上領導,否則就會被認為不思進取,沒有出息。在這樣的環境中,壓力總是如影隨形。
        缺少心靈的出口。壓力就像洪水,蓄積到一定程度,就需要釋放。然而,多數中國人的選擇是壓抑。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副教授李新影指出,很多國人即使出現了失眠、厭食、胃痛等軀體反應,也沒有意識去挖掘問題的根源。缺乏心理學常識,使得人們不愿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他們往往認為:一、只要找心理醫生,就代表有病;二、心理科學不值得信任;三、花錢找人“聊天”,不值。西南大學心理學副教授楊東也認為,多數中國人不習慣像西方人那樣,理性解決心理困擾,他們或隱忍在心底,或干脆通過發火來宣泄,很少求助專業人士。

        過勞死、抑郁癥、自殺、焦慮,全都來自于壓力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經濟迅速發展造成日本大量中青年人因過度疲勞而猝死。如今,中國已超越日本,成為“過勞死”大國,一年過勞死亡的人數達60萬。巨大的工作壓力是導致過勞死的主要原因。中國人力資源開發網一項調查顯示,80%以上的企業存在員工經常加班的現象。《中國之聲》報道,我國職場人僅三成能享受帶薪休假,全世界最短。《生命時報》一項調查也顯示,所有受訪白領中,僅12.28%的人認為自己完全健康,超過四成人覺得自己處于“亞健康”狀態。
        英國醫學雜志《柳葉刀》的調查顯示,目前每10個中國人中就有1個患精神障礙疾病,其中與心理因素密切相關的抑郁癥和焦慮癥人數急劇上升。如今,抑郁癥困擾著中國2600萬人。《柳葉刀》預計,中國患抑郁障礙的人群,有可能達到6100萬,且絕大多數從未就診。雖然抑郁癥的病因很復雜,但壓力過大、持續得不到排解無疑是其中重要的一項。
        中國的自殺人數目前排在世界首位。世界衛生組織一項統計顯示,全球每天有3000人自殺,其中由于職場壓力所導致的自殺,在近年內上升了兩倍。據估計,中國每年有11萬左右的自殺者,多處于15歲—34歲,其中近一半是精神健全者。
        “有壓力覺得累,沒壓力覺得可怕”,這已經成了中國人普遍的焦慮。當壓力不斷增加,相當一部分人所感覺到的焦慮,就從一種普遍的情緒體驗,變成了精神障礙疾病。在中國,患有精神障礙疾病的自殺未遂者中,近四成患有焦慮癥。住房、工作、婚姻成為引發城市居民焦慮的主要誘因。
        遠離這個時代,顯然是不可能的。楊東認為,尋找心靈寄托可以作為自己減少不滿、排解壓力的方式之一。不管是哪種信仰,其所貫徹的處世之道都會讓你心態更平和、減少因欲望過強而產生不良情緒的機會。
        專家提示,當你出現易忘事、做怪夢、下巴疼痛、牙齦疼痛出血、重度痛經等癥狀時,就要認真反思一下自己是否壓力過大了。玩節奏適中、畫面輕松的休閑游戲,多吃牛奶、海帶、魚肉等富含鈣和維生素B1的食物,都能幫人暫時遠離壓力,讓身心得到放松。

       

      相關熱詞搜索:壓力 中國人壓力

      上一篇:中科院心理所羅非團隊研究疼痛的情緒和認知調節獲突破
      下一篇:2011年度十大心理學發現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第七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