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bnpb9"><dfn id="bnpb9"></dfn></bdo>

<track id="bnpb9"><span id="bnpb9"></span></track>
<track id="bnpb9"></track>

      <nobr id="bnpb9"></nobr>

      與弗洛伊德決裂之后,他玩通了曼荼羅
      2019-03-29 16:39:19   來源:轉貼   評論:0 點擊:

      1923年的塔樓,它是在榮格的母親去世后兩個月破土動工建造的。因此它基本上便體現了一種懷念和祭悼的心理意義。榮格說,“對我而言,它代表著一種母性的溫熱。”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Carl Gustav Jung)1875年出生于瑞士一個凱斯威爾的村莊。榮格六個月大時,家庭移居到萊因瀑布邊的洛封城堡。父親是一個牧師。榮格從小受家庭宗教氣氛的影響,對宗教產生了一定的興趣。但是由于他認為其父身為牧師卻喪失真心的信仰且無力面對現實,只能講述空洞的神學教條,再加上他本人在少年時期在領圣餐時心中毫無感覺,不符他的期望,對基督教非常失望。榮格更做過一夢,其中上帝的糞便擊碎精美的教堂,因此榮格背離了基督教。

       

      1895年-1900年,榮格在巴塞爾大學學習醫學,隨后在蘇黎世伯格爾茨利精神病院謀得助理醫師職位,在布魯勒手下實習。期間他進行了高爾頓詞語聯想實驗的研究,積累了最初的聲譽。榮格1905年任蘇黎世大學精神病學講師,后來辭去職務自己開業。榮格對弗洛伊德1900年出版的《夢的解析》很感興趣,與之通訊,參加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運動,共同創立了一個國際精神分析學會,并任第一屇主席,后因兩人的學說產生分歧而決裂。由于此決裂弗洛伊德將榮格的名字一筆勾消。

       

      Clark University Sigmund Freud, G. Stanley Hall, C.G.Jung; Back row: Abraham A. Brill, Er

       

      1912年,榮格與弗洛伊德徹底決裂以后,曾經憂郁數年。他曾見到幻像也曾感覺到眾多鬼魂聚集在他家中。其中一個幻像是一位有翅膀而又跛腳的老人菲利門,另一個幻像是一位美貌的女士。這兩位成為他日后老智者(自性)及阿尼瑪的樣本。

       

      后來,他在波林根的建筑―座塔樓,是其理論和心性發展的見證。塔樓是榮格表述內心最深處的想法和所掌握知識的一種方式,它的建造過程與榮格的心理發展存在著密切的聯系,塔樓的最終形態又象征性地展現了榮格精神的完整性。這是他一生中的一個轉折點。通過前半生的工作,榮格已經建立了外部生活的根基,但是“與弗洛伊德分道揚鑣之后,有好長時間我內心里產生了一種無所適從感……原因是我此時尚沒有找到立足點。”于是,榮格便開始了“正視潛意識”的工作,這時,榮格在庫斯那赫特房屋已經建成,他離開外部的業務實踐,懷著堅定的信念來到這里,獻身于研究工作。他的目標不再指向外部世界,而是開始建立內部生活的根基。“通過我的科學工作,我便慢慢地能把我的種種幻覺和潛意識內容置于一種堅實的基礎上了。”但是,榮格感覺到文字和紙張仍然不夠真實,他需要另外一種東西來闡釋發自內心的絕大多數想法和獲得的知識,榮格說,“我不得不在石頭中做出承諾,這就是‘塔樓’的開始。”

       

       


      塔樓榮格的建筑曼荼羅

       

      塔樓最初的設想

      1902年,榮格已經在波林根買了一塊地,波林根傍湖而立,處于山谷之中,榮格認為這是一塊陰性的地方,具有包藏、容納的特性。這里是一老教堂的地產,早先屬于圣嘉爾修道院,這就更增加了此地在榮格心目中的神圣性。

      當榮格產生了用石頭來表露自己的信念的想法后,便開始籌劃在波林根建造自己的房屋―塔樓。最初,他并沒有對房屋建造作具體的規劃,在他的設想中,那將是非洲人的一種小屋,單層住宅式建筑,圓形的結構,在屋子中央放一個火爐,然后在四壁上鑲嵌大塊的木板。榮格本意是用這原始的小屋來詮釋一種觀念的整體性,并準備把它具體化為一個關于完整的觀念,這個完整是一個家庭特有的完整,其中各種小家畜一樣平等參與。

       

      但是,榮格在建筑的最初階段便更改了計劃,他認為這個設想太原始。榮格需要一個來呈現其心性發展的空間,而過于原始的非洲小屋造型雖然能夠將其心性置于有形的存在,但是卻沒有為發展留出足夠的余地。它的原始性會將榮格置于一種現實的普遍存在中,這時,生物學意義上本能的行為模式占主導地位,而人則退化到了一種“自發的和不依賴于意識的”狀態,永恒的自性通過有限的自我來體驗自身的途徑便被隔離在外部現實之外了。榮格認為自性是意識與無意識的整體,是統一、組織和秩序化的原型。它需要通過世俗的形式,以三維現實的自我經驗才能得到充實和體現。同時,榮格所追求的“觀念的完整性”是一種精神成熟的表現,是發展的最終形態,塔樓的建造從一定意義上便是服務于這種目的,在榮格看來它應該是“隨著當時的具體需要而產生的。”于是,榮格便重新開始構想心目中的塔樓。

       

      榮格從1923年開始建造塔樓,此后,在原來塔樓的基礎上陸續作了一些增補,從1927年一直持續到1956年。但是塔樓最主體的部分是在十二年內完成的,每一階段四年:

       

      塔樓

       

      1923年的塔樓是歐化的雙層建筑結構,它是在榮格的母親去世后兩個月破土動工建造的。因此它基本上便體現了一種懷念和祭悼的心理意義。榮格說,“對我而言,它代表著一種母性的溫熱。”榮格通過“使深度的前戀母情結心理結構安分守己和從那里把它建立擴大,開始了他的建筑陳述。”

       

      到1927年,榮格感到最初的塔樓已經不能表達所需要的一切,于是,他又建造了一個塔一樣的附屬物,中央的結構加上塔式的附屬部分變成了現在的建筑特色。榮格的精神開始從1923年塔樓形成的母性基地中延伸出來,男性的力量逐漸增強,它表現了一種融合那些看起來不相容的對立面的努力。

       

      到1931年,榮格在內在不完整感的催促下,將塔形的附屬部分作了一次擴建。他汲取印度人建造房屋的經驗,為自己建造了一個個人專用的內部化空間,它可以用來靜修默想。榮格在四壁上繪上了畫,其中就有他內心的導師斐樂蒙的形象,通過與斐樂蒙的溝通與交流,榮格發展和完善了他的積極想象技術,塔樓的建筑過程便是這種技術實踐應用的一種體現。于是,這個時期塔樓的建造,為榮格提供了一個可以使精神得以專注的地方,從此,榮格可以進入沒有時間限制的天地,去體驗永恒。

       

       

       

       

      在1935年,榮格心中產生了一個愿望:他要擁有一片圍起來的地塊。于是,榮格建造了一個院子和一個湖邊的涼亭,這樣,周圍就有了更大的可以利用的空間,并與前面完成的塔樓的三位一體結構形成了四位一體的形狀。三位一體其實是一種宗教意象,它“作為基礎的原型只具有男性的性質”,榮格通過院子和涼亭引入了女性的性質,并營造出朝向天空和大自然的空間,這就為榮格提供了一個更廣闊的展示其內心世界的機會。

       

      在1955年之前,塔樓一直保持著“圖三”中的形式。1955年榮格妻子埃瑪去世后,榮格對塔樓又進行了一次擴展。榮格意識到,那“趴伏得如此低、如此藏而不露的屋子正中的那個小小的部分就是我自己!我再也不能把自己隱藏在‘母性’和‘精神性的’塔樓的后面了。”于是,榮格將老年獲得的意識擴展賦予到那小小的中心部分,并在上面又增添了一層。通過這次增補,榮格實現了最終的意識獨立,這個過程“包含著心理整合的意義與完整性的實踐”。

       

       

      塔樓對榮格的意義

      塔樓體現了建筑的內涵。可以從三個角度來理解這個層面對榮格的意義:

      一、作為榮格心理過程發生的容器,塔樓內在的空間伴隨著榮格心理過程的發生、變化,并使之成為可能。塔樓作為外在的物體,與榮格處于分離的狀態,但是營造的內在空間卻成為榮格心理過程的容納器,這又讓塔樓同榮格成為一個不可分隔的整體。塔樓里沒有任何通電的設備,榮格在此過著一種簡樸的生活,“天冷的時候我靠向火爐取暖。傍晚時分,我燃起油燈。這里沒有自來水,我從井中打水;我劈柴用來燒飯。這些簡單的工作使人變得簡單;但是變得簡單又是何等的艱難!。榮格正是在這種氛圍中感受著內心涌現出來的心理內容,并以創作的形式表達出來。晚年,榮格又隱居于塔樓,“身體力行于道家與禪宗的實踐,潛心于《易經》的洗心體驗”。

       

       

      二、心理過程的具體化展現,作為心理過程的主體,榮格在其中扮演著積極主動的角色。心理內容具有的延伸性,使榮格以投射的形式將自身的特性表現在塔樓內。榮格于1924年左右在自己臥室的床上方畫的巨大的曼荼羅便是最好的證明。曼荼羅是最古老的象征之一,按照榮格的觀點,它是一種心理完整性的原型和象征,它“是在心靈失去平衡后,在精神的重新整合過程中自發顯現的。”于是,塔樓便成為榮格自身的延伸,承載了他生命的信息。

       

      三、塔樓又是榮格自身的象征。晚年,埃瑪逝世后,榮格將老年獲得的意識擴展到塔樓新增添的一層上,并且領悟到了塔樓“所有部分是多么恰當地組織在一起,一種富有意義的形式已經構成,即:精神健全的象征。”塔樓如同一面鏡子,為榮格進行自我反思提供了可以關照的平臺。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榮格獲得以上的認識。

       


      三面石刻

       

      1950年,榮格用石頭作了某種紀念碑式的東西來表達塔樓對其自身的意義,他為我們留下了著名的“三面石刻”,榮格以這種具體的形式展現了他的心靈。“三面石刻”和塔樓已經融為一體并幾乎成為了榮格精神和榮格心理學的一種象征。

       

      在《回憶·夢·思考》中,榮格是這樣描述他的波林根以及他在波林根的感受的:
      我時常覺得我自己也伸展向那無際的曠野以及周圍一切存在的內部。我覺得我是生活在每一棵樹中,每一朵浪花的耀動之間,生活于云霧與動物的穿梭,以及季節的變化之中。這塔中的一切已經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注入了其自己的特色,而每一特色也都與我息息相關。在這里,任何一樣東西都有它自己以及和我的歷史,這里是心靈特有世界的無限的王國。

       

       

      在這本自傳最后一頁,榮格援引老子的話:“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澹兮其若海;飄兮若無止……”作為其自傳的最后總結。榮格說,老子所表達的正是他在老年所感受到的。榮格稱老子就是一個完美的象征,他具有超越的智慧,可以看到以及真切地體驗到價值與無價值。受老子的影響,榮格在其晚年渴望著回歸其本來的存在,回歸那永恒的未知的意義。榮格說:“智慧老人的原型所洞察的是永恒的真理……我對于我自己越是感到不確定,越是有一種內在生發的,與所有的存在均有聯系的感覺。事實上,似乎那長期以來使我脫離于世界的疏離感,已經轉化為我內在的世界,同時展現給我一種意外而新穎的我自己。”

       

       

       

      因為榮格對宗教毫無忌諱,他對中國道教的《太乙金華宗旨》、《慧命經》、《易經》,及藏傳佛教的《中陰聞教救度大法》、禪宗皆深入研究。他也對西方煉金術著迷。他在《太乙金華宗旨》及西方煉金術找到與他個性化觀念相同之處:調和有意識的自我與無意識的心性。

       

      他也在解夢方面有杰出成就。夢反映潛意識,是心理學家非常重視的。據他估計,自己一共大約解過80000個夢。榮格的學說與弗洛伊德最大的分別,是他的理論得到較廣泛的考察證據。相對于弗洛伊德認為夢是一種被壓抑的愿望的隱晦表達,榮格更強調夢具有一種補償作用。夢不是偽裝和欺騙,而是一部用特殊語言寫成的書。在夢的分析上,榮格強調不應該僅局限于單獨的夢,而是關注夢的系列,著重分析與個人有重要影響的“大夢”。同時,榮格對夢的一些神秘現象也產生了興趣。榮格按時間順序把夢分成指向過去的夢(即通常的對過去生活進行回應的夢)、同時不同地的夢(即夢見的一件事正好在現實的某一角落同時發生)和指向未來的夢(即預言的夢)。對于后兩者因違反因果律,在當今科學無法得到解釋。榮格認為應該用現象學的觀點理性地看待,而不是簡單地否定排斥。

       

       

      紅皮書

       

      他曾到非洲及美洲等地對原始人類的心理進行考察,提出集體潛意識這一重要的心理學概念。

      他提出內傾和外傾的心理類型。并與思維、情感、感覺、直覺四種功能類型進行匹配。提出了八種人格類型:外傾思維型、內傾思維型、外傾情感型、內傾情感型、外傾感覺性、內傾感覺型、外傾直覺型、內傾直覺型。這種分類法成為以后邁爾斯-布里格斯性格分類法(MBTI)的基本理論。

       

      在他晚年時,榮格在夢中得到啟示,回頭研究亞伯拉罕諸教。在最滿意著作《答約伯》中批判猶太教、基督教的耶和華。也許因為個人的經歷,他批判約伯記中耶和華對約伯的回答。此一充滿怨恨苦毒的批判招致宗教界的反對與批評。由于他年事已高,他對這預料中的批評并不在乎。他也認為基督教的三位一體并不完全,欠缺一女性的角色。

       

      榮格曾任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及母校巴塞爾大學教授,又獲牛津大學及哈佛大學等頒授榮譽博士學位。1961年6月6日去世。榮格是一位學貫中西、著作等身的學者,在世界心理學界都得到了很高的評價。是心理學的鼻祖之一。

       


       

      個性化

      個性化(Individuation)或譯個體化:心靈成長的目標,也就是自性的實現(Self Realization),其方法為融合有意識的自我與無意識中的陰影與阿尼瑪或是阿尼瑪斯讓自性實現。

       

      集體潛意識

      集體潛意識:榮格認為在潛意識中有個人潛意識及集體潛意識。他考察非洲及美洲等地原始人類的宗教、神話、傳說、童話、與夢并比較西方人與東方人的宗教、神話、傳說、童話、與夢,發現許多共同的原型而得到的結論。榮格認為集體潛意識是人格中最深刻、最有力的部分,它是幾千年來人類祖先經驗的積累所形成的一種遺傳傾向。這些遺傳傾向被稱為原型。各種原型在夢、幻覺、幻想、神經癥中無意識地表現出來。相對于弗洛伊德的無神論頃向,榮格認為集體潛意識中充滿了神的形象。

       

      原型

      原型:是集體潛意識中榮格所發現人類不分地域與文化的共同象征

      阿尼瑪:男人潛意識中的女性性格,只有一個。阿尼瑪也是男人心目中女人的形象。當男人對女人有一見鐘情的感覺時,他可能是將他心目中阿尼瑪的形象投射在這女人身上。

      阿尼瑪斯:女人潛意識中的男性性格,可有多個。

      陰影:潛意識中與自我相反的性格。

      自性:也就是心、性、或本性,人心靈的中心。

       

      其它學說/概念

      情結:情結是個人無意識中的成分。

      共時性:榮格認為兩件或多件事于同時發生有其特殊的意義。在有翅膀的菲利門出現前,榮格發現一只少見的魚狗死在湖畔。他認為這兩件事于同時發生有關聯。

      力比多:與弗洛伊德認為里比多是純粹性的潛力不同,榮格認為里比多是普遍的生命力,除表現在生長及生殖方面外,也表現于其他活動。

      人格面具(persona):人們在他人眼中表現出的形象,通常是社會和公眾期許的形象。

      外向性與內向性

       

      著作列表

      榮格著作極豐,全集共19卷,其中卷6至卷9是他理論體系的主干,包括心理類型、心理結構與動力,原型與集體無意識等方面的研究。

       

      主要著作有《潛意識心理學》(1912年)、《心理類型學》(1921年)、《分析心理學的貢獻》(1928年)、《回憶、夢、反思》(1965年)、《答約伯》等。

      相關熱詞搜索:榮格,曼荼羅,塔樓,心理分析

      上一篇:榮格心理學的核心:體驗自性與自性化過程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第七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