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bnpb9"><dfn id="bnpb9"></dfn></bdo>

<track id="bnpb9"><span id="bnpb9"></span></track>
<track id="bnpb9"></track>

      <nobr id="bnpb9"></nobr>

      心有心的語言(十)
      2013-09-26 09:37:10   來源:轉貼   評論:0 點擊:

      《心有心的語言——心理治療的意象對話技術》,朱建軍,第十章:意象對話的心得,后記。
      第十章 意象對話的心得
            
      心理咨詢與治療既是科學,也是藝術。治療的原理和原則是比較容易說清楚的,但是要成為一個優秀的心理咨詢師或心理醫生,有許多體驗是說不了這么清楚的。只有在治療中,細心地體會揣摩,才可以逐漸地駕輕就熟,從容不迫。而且人生的種種,喜悅悲哀、憂傷苦痛、心心相印的知己之感、輾轉反側的憂慮……,是要心理學家用心感受的,而不是僅僅懂了心理學理論就可以了。
            意象對話中尤其是如此,我說意象對話是心和心之間的語言。所以學習它的前提是要有心,要用心。
            用心體會意象對話,則時時會感到有所得,因是心所得,故稱心得。心不是象腦子那樣有條理的,所以這一章的內容也沒有太多條理。瓜棚豆架于現在的我們是比較難得了,不過在夏夜的小吃攤上,兩三同好還是可以漫談心理的。這一章,就算是我的漫談吧。

      第一節       學習意象對話

       
           要學意象對話,說容易很容易,說難很難。假如你受過精神分析的訓練(不僅是讀過精神分析的書,而是受過實際訓練,被分析過),熟悉夢的解析的方法,有心理咨詢和治療的經驗,你可以在很短的時間里學會。但是如果你不具備這些條件,學會意象對話就比較難了。
            首先你要學懂心理能量學的基本道理。然后你需要學習解夢,因為夢是天生用來讓你練習分析的意象,更重要的是,你必須培養出心理咨詢者和治療者應有的素質,有共情能力、有勇氣、寬容。
            我特別看中的是“勇氣”這個品質。意象對話的世界雖然是一個想象的世界,但是也經常會遇到非常恐怖的形象,如果你恐懼了,對你是不利的。很多時候,你的恐懼的表現是很難被發現的,但是它已經在阻礙了你的成長。就象我們前面提到的例子。被引導的人說,我覺得有一點冷。引導者就去關上了空調。在表面上,這和恐懼沒有什么關系,但是實際上,這就是被引導者先恐懼了才覺得冷,而引導者也被他的恐懼感染了,才閉開了繼續探索的機會,用關空調的行為打斷了意象對話。
            意象對話中的恐懼,實際上是害怕面對自我,害怕了解自己的弱點,害怕正視自己內心的需要。克服這個恐懼,要的勇氣比起面對外在危險的勇氣,有時要大很多。比如,陷入黑社會的人,要打架需要勇氣,要承認自己良心對干壞事不安也需要勇氣,后者比前者也許要難很多。
            當然,勇氣雖然重要,也不可以莽撞。意象對話是深入人的內心的,有時會遇到一些危險。越是深入探索內心,危險越是大。在我自己的探索中,我有過誘發自己出現類似精神病的體驗。當時的心理狀態,可以說很危險。假如措置失當,我懷疑真的可能走火入魔成為真的精神病。如果你心里還有一些沖突,務必不要做意象對話進入的太深。我們不能因噎廢食,不做意象對話,也不可以輕易嘗試太深的意象對話。
            除了優秀心理咨詢和治療者外,我建議要學習意象對話,最好還是有一個已經會這個方法的人做老師,實際教導。

      第二節 鳳凰的誕生

            偶爾為一些選美的女孩子做心理訓練,我讓她們做了一個小意象對話。讓她們想象到了一片草地上,看到周圍有樹木池塘,還有一些動物。我問她們,她們看到的是什么動物?
            她們想象的動物很多,從飛禽到走獸,從魚到昆蟲,甚至連獨角獸都出現了。這些動物代表了她們的性格,想象兔子的,果然是一個很溫順的女孩;想象鷹的,當然有花木蘭的英氣。誰將是未來的冠軍呢?我在猜測。當時我想,可惜沒有一個想象出了鳳凰的,否則,我一定要把賭注壓在她身上。
            生物學家說鳳凰是一種傳說中的動物,現實中沒有存在過。而中國的古人卻說他們見過鳳凰,而且在歷史上,也認真地記載了鳳凰出現的事情。
            也許,這些記載是不可靠的。因為有的時候,為了討皇帝的喜歡、拍皇帝的馬屁,地方官會假報有鳳凰出現。我們中國歷史上的地方官為了升官,是什么彌天大謊都敢撒的。就是在幾十年前,不是還有慌報一畝地可以產量幾萬斤嗎。
            但是也可能古代的人不都是在說謊,真的有人看見過。也許鳳凰是古代的人對其他鳥的誤認,或許是不認識孔雀的人會把它說成是鳳凰。再不然就是鳳凰是一種古代確實有的動物,只是后來絕跡了……
            但是,我在做意象對話技術后,卻常常會感慨地說一句話:“原來鳳凰并沒有絕跡,她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可能你在今天,就可以在朋友的家中,見到一只鳳凰。
            只不過,這只鳳凰在肉眼看來,看不到她有翅膀,也看不到有美麗眩目的羽毛,聽不到她的鳴叫。在你的肉眼中,她也是一個人的樣子。
            但是,這個人決不會沒有引起你的注意。因為她身上有一種無形的光彩,仿佛鳳凰眩目的羽毛;因為她的言談娓娓動聽,仿佛鳳凰的鳴叫;因為她有不俗的氣質,仿佛可以飛上天空。
            我說的鳳凰是在意象對話中有著鳳凰意象的人。
            鳳凰并沒有絕跡,她生活中一些優秀的女性的心里。
             
            鳳凰這個意象的象征意義是,完滿的女性的人格。雖然說作為一種動物,鳳凰假如存在過的話應該也是有雌有雄的。據說雄的稱為鳳,雌的稱為凰。但是作為意象象征,她是女性的。
            因為鳳凰是一個完滿的人格的象征,所以是不經常出現的。只有心理很健康的女性,或者一個女性雖然還有些不完滿,但是在某一時刻的心理狀態很好、很快樂的時候,才容易想象出鳳凰的意象。
            中國的那些接近自我實現的女性,是不是在意象中大多會有一個鳳凰呢?我沒有足夠的研究,所以不敢擅下結論。
            鳳凰是一個組合的形象,中國人說,鳳凰“頭象雞,……”。組合出的鳳凰實際上在心理上的象征意義是:只有把一些不同的心理特質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才會形成完滿的人格。在這個意義上,鳳凰和榮格心理學中分析過的曼佗羅意象有共同之處,都是一個有機地結合體,代表的意義也有相似之處,都代表完滿。
            我很有興趣的是,告訴大家我的初步發現,就是如何“合成”一個鳳凰。或者說,鳳凰可以由什么鳥做父母來生下來。
            我第一次發現的鳳凰,是由一只鷹轉變而成的。想象出這個鳳凰的女性在意象對話過程結束后非常的驚訝,因為在她的知識中,鳳凰應該是一種很溫順的鳥類,美麗而且善良;而鷹是一種非常兇猛的鳥類;鳳凰和鷹應該沒有任何相似之處。所以她不理解鷹的形象為什么可以在她的想象中變成鳳凰。
            但是我沒有這樣驚訝,因為我隱約記得,在某個少數民族的傳說中,好象就說鳳凰是鷹變的。我沒有找到這個文獻,希望讀者各位見到了這個傳說,告訴我一下。而傳說中有的東西,必然有心理象征的意義。
            后來,接觸到了許多想象中的鳳凰意象。我發現了鷹是怎么變成鳳凰的——它必須和另一個性質不同的鳥結合,通常是和鴿子結合。我幾乎要強力介紹這個“配方”,我感到這是我的一個重要的發現:鷹如果和鴿子結合,就會成為鳳凰。我有許多事例證明這個“心理化學”的發現。幾乎可以說屢試不爽。所有做意象對話的人(女性)都不知道我的“合成鳳凰配方”,而她們不結合則已,把鷹和鴿子意象結合后的結果都是鳳凰。至今未見例外。
            鴿子象征著溫和、善良、合群、純潔,但是有時自卑、軟弱、依賴性強。鷹象征著自信、堅強、獨立、剛烈,但是有時傲慢、自私、缺少同情心。我們可以看到,這兩中鳥的性格正好是相反的,一方的不足恰好可以被另一方的優點補足。鷹在鴿子那里得到和平的精神和愛心,鴿子在鷹那里可以得到強大的自我力量。于是,最完善的性格,鳳凰誕生了。鳳凰有鷹的自我力量,她的嘴是鷹的嘴,象征著勇敢堅強;她也有鴿子的愛心,這體現于她美麗的羽毛。鳳凰的鳴叫是動聽的,這是鴿子的優點;而同時這鳴叫有“百鳥之王”的威嚴,這是鷹的王者風范。鴿子和鷹的優點有機地結合在一起了。
            試舉一個例子,這是在有100多心理學工作者在場旁聽的情況下,心理咨詢培訓班,我講釋夢的心理學技術。一個女士講述了自己的一個夢的片斷:“我夢見一只鷹,又象一只鴿子,飛過來。變成了一只鳳凰。這個鳳凰掉進了湯鍋,被煮熟了……”。
            我分析,這個女性是一個有2個性格側面的女性。她有鴿子的性格,也有鷹的性格,她也曾經把這個兩個性格側面結合的很好,獲得過成功,但是“鳳凰掉進了湯鍋”,也就是說,她感到被家庭瑣事(湯鍋象征著做飯等家務)埋沒了自己……
            這個女士證實了我的分析,并列舉了自己曾經有過的成功。還說事業和家庭的矛盾正是她現在的困惑,“鳳凰掉進湯鍋”,是她現在生活的最正確的寫照。
            這里我們不討論她的心理困惑,只是可以看到,鳳凰是怎么合成的。
            我相信鳳凰的“合成配方”決不會只有這一個,但是這個配方是最常見的。
             
            有鳳凰意象的女性性格柔中有剛,善良而不懦弱,見到過她的人,都會被她煥發的光彩所吸引。
            有這個意象的女性,最容易成功。

            第四節  卜德班希米拖的成功和失敗——談共情

            音樂大師約翰.克利斯脫夫來到小鎮,小鎮的歌手卜德班希米拖高興地為他演唱克利斯脫夫的歌曲。這個卜德班希米拖是一個外型粗蠢、“又笨重又庸俗”(人民文學,2冊,P216-218)的胖子,一開始克利斯脫夫很難過地想,“唱我的歌的難道就是這個怪物嗎?”
            但是一聽之下,克利斯脫夫很吃驚地發現,“胖子的聲音美極了”,而且“這個又笨重又庸俗的家伙”竟然可以傳達出他的歌的思想。克利斯脫夫大為贊嘆。
            “可是卜德班希米拖得意忘形,開始在克利斯脫夫的歌中‘加一點表情’,就是說把他自己的表情代替了原作的表情”。克利斯脫夫就受不了了。
            看卜德班希米拖一開始的成功和后來的失敗,對我們體會心理咨詢和治療中的共情頗有幫助。
            一開始的卜德班希米拖,自以為自己唱的歌中沒有加表情或者說感情,但是他的歌中卻有感情。這個感情是誰的?如果說是卜德班希米拖的,實際上不僅他意識中完全不懂約翰.克利斯脫夫的歌曲的感情,他的潛意識中也沒有展現了這樣的感情,后一點有約翰.克利斯脫夫的觀察為證。如果說,這感情只是在歌曲中有,也不對,因為約翰.克利斯脫夫發現,如果是職業歌唱家唱他的歌曲,是唱不出這些熱情的感情的,而卜德班希米拖唱則可以唱出來。
            后來卜德班希米拖試圖唱出感情時,卻沒有的歌曲的感情。又是為什么?
            我想,很少有人注意到一點,在我們身上發生了感情,我們感受到的感情,不一定是我們自己的感情。別處的一個感情仿佛別的琴奏出的音調,而有的時候,我們自己的琴和別的琴頻率相近或相同,這個音調就會在我們心中引起共鳴。這個共鳴是在我這個琴上響起來的聲音,所以它不是在我之外的,但是這個共鳴也不是我的音調,因為不是我彈奏的。
            當卜德班希米拖,唱的歌中什么也不加的時候,他是琴,歌曲中的感情通過他而傳出。當卜德班希米拖試圖加表情時,這琴上有了他自己粗蠢的演奏,歌曲的感情就被淹沒了。
            心理學家所謂的共情,我的體會,就是當我們把自己調協到來訪者的頻率,自己不彈出任何聲音的時候,來訪者的聲音在我們身上的共鳴,完美的共情中,咨詢者在自己身上,體驗所有來訪者的感受。咨詢者或心理醫生體驗這個感受,沒有任何推測,因為這個感受是自己親自感受到的,但是他也知道,這不是自己的感受,是來訪者的感受。
            沒有領悟的咨詢者會犯的錯誤之一是:以為共情就是努力去理解來訪者,讓自己產生和來訪者一樣的感情。這可以比做一個人聽著別的琴的聲音,然后自己彈奏自己的琴,力爭和那個琴聲音一樣,無論你多么努力,你總不會完全和他一樣。咨詢者發現,自己有時很難讓自己的感情和來訪者一樣,因為自己的價值觀、自己的人格、自己的情結都和來訪者不一樣。這時咨詢者會產生困擾說,“假如來訪者是一個可憐的人,我還可以共情,假如來訪者是很不道德、很卑鄙的人,我沒有辦法共情。”因為在他們,共情就意味著他自己的感情和來訪者盡量一樣,而這的確是很難的,我們怎么可能讓自己和一個自己非常討厭的人感情一樣呢。
            共情不是模仿來訪者的感情。
            沒有領悟的咨詢者或許會走向另一個方向,既然不可以讓自己“和來訪者一樣”,那么就干脆擺出心理咨詢師的身份,保持情感上的距離。這樣更不會有共情了。
            在共情中有一個說起來很好象矛盾的東西,一方面,我們必須“體驗來訪者的體驗,親身感受這個體驗,讓這個體驗‘就是’自己的體驗,完全讓來訪者帶走。”另一方面,我們必須不沉溺于這個體驗中。我們必須完全不被來訪者的體驗帶動。我們必須和來訪者一樣痛苦的同時完全沒有痛苦——因為在不是我的痛苦,雖然是我在體驗。
            有前者沒有后者,你就會被來訪者傳染,和他一樣抑郁,一樣痛苦而找不到出路。有后者沒有前者,我們就會和來訪者“隔著一層”。
            看金圣嘆評論水滸,說過類似這樣的話“當施耐庵寫英雄武松的時候,他就是武松。當施耐庵寫蕩[敏感]婦潘金蓮的時候,他就是蕩[敏感]婦。當施耐庵寫馬泊六王婆的時候,他就是王婆。”施耐庵的身體是不可能變來變去的。但是,施耐庵的心在寫武松的時候就是武松的心,寫潘金蓮的時候,就是潘金蓮的心。當然,施耐庵不會因為寫潘金蓮,就變成迷戀男人的女人,因為在“是潘金蓮”的同時,他也還是文人施耐庵。
            用心理學的術語說,施耐庵在寫作的時刻,就是和角色共情的時刻。

            第五節   河水和渠道

            前天走過離家不遠的一個小公園,石景山雕塑公園,突然產生了一個念頭:如果我可以到這里散步多好呀!
            現在這個公園是不收費的,過去雖然收費,也不過是收3毛錢,似乎沒有什么障礙不讓我去這里散步。但是,關鍵是我太忙,忙到很難找到散步的時間,近期我每天白天的時間都占滿了,不可能有時間去散步——哪怕只是一個小時。
            去雕塑公園散步成了我這2天的一個心愿,我想一個兒童想著玩具一樣想著雕塑公園。
            就用它做一個分析。
            去雕塑公園是我的一個小小的心愿,而人們還會有很多大的心愿。比如,一個貧困山區的孩子,偶然有一次進城,而且坐了一次高級的奔馳轎車,他有了一個念頭,也許我考上大學,以后也可以有這樣的轎車,這就產生了一個心愿。劉邦項羽見到秦始皇出游時的氣派,一個說:“彼可取而代之”,另一個說“大丈夫當如是也”。
            雕塑公園就是我心中形成的一個意象,它有一個象征意義,象征著閑適、休息。我渴求休息和閑適的快樂,這個渴求的能量就附著在這個意象上。
            同樣,秦始皇出游的意象也成為了劉邦和項羽心中的一個象征性意象。
            當這個意象形成,人們就追求它。當這個意象成為現實,相應的能量也就得到了疏瀉。
            假如我沒有能去雕塑公園,而去了另一個公園,比如八大處公園,結果會怎么樣呢。
            也許我不滿足,因為我覺得我的心愿還沒有完成——我沒有去成雕塑公園。
            因為我的要休閑的欲望的能量大多附著在雕塑公園的意象上,去八大處,這個能量不能疏瀉。
            雕塑公園的意象就象是一條河床或者一個渠道,連通了兩個事物:雕塑公園和我的休閑快樂。能量之水流通過這個河床流向大海。假如我去了其他公園,而且在我心中,這個公園沒有和休閑這個意義結合,那么要休閑的能量就沒有辦法疏瀉,因為“河床”太淺。
            行為主義者所說的學習過程,就是形成“河床”的過程。
            當我可以有其他公園,一樣好的公園,而我得不到愉悅的時候,我就需要心理咨詢了。我可以告訴自己,我要得實際上不是雕塑公園,而是休閑。這樣,我回到了這個河的上游。然后,我告訴自己,八大處也一樣可以休閑,條條河流通大海。這樣,我讓能量流向新的河道,建立了一個新的象征。
            我也可以找到八大處和雕塑公園的相似處,比如,它們的池塘相似,都不大;它們的樹木相似……,這樣,我也可以通過這兩個意象的相似把能量由雕塑公園轉到八大處。
            我如果要劉邦項羽放棄爭天下,所用也只有同樣的方法。
            一個意象、一個象征,實際上就是一種滿足需要的具體方式。在不同的文化中,有不同的象征,就是有不同的滿足人的基本需要的方式。人的基本需要在各民族都是基本相同的,滿足它的方式是可以不同的。不同的文化就是由不同的象征體系。

            第六節  咬住和挺住

            在你接近問題的時候,由于阻抗來訪者會繞開、會迷惑你,會用種種方法讓你離開關鍵。
            心理咨詢和治療者要知道怎么咬住。
            所謂咬住,就是如王八咬人一樣,死不松口。
            我的經驗,這是看心理學家有沒有功力的時刻,沒有功力的心理學家一松口,來訪者就逃走了。再想抓這個問題,就有得好等了,機會不是天天有的。
            還有,就是在來訪者的情緒,恐懼或者憤怒,很強烈的時候。心理學家能不能挺住,這也是關鍵。所謂挺住,是任憑對方風起浪涌,我能做到方寸不亂。
            挺住了,雨過天晴,挺不住,草草收兵,后果更壞過咬不住。

            第七節  從抱怨丈夫的妻子說起

            有個妻子經常抱怨丈夫。
            丈夫本來想讓妻子說自己好,妻子卻聯想到了丈夫的缺點。
            這是所謂相反的事物相感應和吸引。在妻子的心里,有2個能量之河。“丈夫好”的能量河現在的流量很小,“丈夫不好”的能量河現在的流量很大。這樣一聯想,注意力就從“丈夫好”的能量河轉道了“丈夫不好”的能量河,這很自然,因為后一條河能量多。能量多的當然要更有力了。
            這樣,后一條河并吞了前一條河的能量,妻子說:“他從來不做家務”。
            “從來不……”,顯然不是事實,這說明能量的并吞完成了。
            這時她遇到了一個認知行為派的心理治療師。
            “是從來不做家務嗎?”他問。
            “當然”
            “一點點都不做嗎?他一次飯都沒有做過嗎?”
            “一次都沒有”
            “洗過碗嗎?”
            “沒有”
            “一次都沒有嗎?”
            “次數太少了”
            心理咨詢師在兩河之間筑起隔離壩,保護小河不被侵吞。
            “也就是說,雖然次數很少,但是有時會洗碗?”
            “雖然有時洗碗,但是次數太少?”
            “雖然少,還是洗過的?”
            “這到是”
            ……
            這個階段,有一個轉向,注意力放在了小河上。“雖然少,還是洗過的?”
            下面的事情就是用行為方法加強小河了。
            “什么時候他會洗晚?”
            “他高興的時候”
            “他洗晚了你會怎么做?”
            “他洗得根本不干凈,所以我會批評他”
            “他洗碗,得到的是批評,下一次自然不愿意再洗了。你可不可以這樣,不論他洗得怎么樣都表揚一下他,或者吻他一下。下一次,如果他洗得更干凈一點就再吻他一下。逐漸讓他喜歡洗碗?”
            ……
            這就是在深化小河,小河越來越深,變成大河,就把能量之流從另一條河中引過來了。

            第八節  和心說話

            在意象對話中,我們說人有3個心理活動中心區,頭部象征著理智和邏輯思維;胸部象征著情緒,而腹部象征著生命力、本能或者性。
            意象對話是和心說話。
            心理學家要找到和心說話的感覺,才可以算是合格的心理學家。如果一直在和頭說話,那是在講道理,不是心理咨詢。要感覺出,對方的話是心在說,自己是心在回答。
            和心說話,用意象比較容易,但是只要你能找到感覺,也未必需要用意象。
            我感覺心和頭腦相比,認知比較簡單。因為它和人的感受緊密相連,它不容易被花言巧語欺騙。但是,當感受被誤解的時候,它又極為容易出錯。
            這是個怪東西。
            要解決它的問題,需要理解;需要揭示真實;還需要重復表達。一次表達是不夠的,因為表達不僅僅是要得出結論,表達是要消弭情緒。一次往往是不足以消弭情緒的。
            有一個例子。
            一次,我在學校做講座。效果還可以。講座結束后,掌聲也比較熱烈。但是,和過去其他的講座比,講座時的氣氛很差距很大,過去其他的講座講座時的氣氛很熱烈,而在這一次不是。坐在第一排的妻子不滿意。說,“你這次講的真是不好,我不理解為什么別人鼓掌”。我感到受挫傷,為了挽回,我說“總不會是完全不好吧,總有一點優點吧。至少發言的聲音還不錯”。妻子說,“就是這次的聲音差”。
            我感到更受挫傷了。這表示我一無是處。
            為了解決我的情緒問題,首先我必須理解這個情境。我回想講座時的情景,判斷這次講座究竟如何。心是有不愿意自欺的一面的,而且這一面可以準確地了解真實情況,不可以被欺騙,哪怕是善意欺騙也不行。我問這的心,結果心說這次講座還可以。證據是,我在聽眾中發現,有一些眼睛是一直和我對話的,其他多數人也都在認真地聽,有交流就說明他們對我講的東西有興趣。
            但是,心必須解釋,為什么妻子會說這次講的很差。它必須給任何信息一個解釋。我認識到有一個可能的原因是,以前我做講座,聽眾回答問題,笑,議論,氣氛很活躍。這個學校是紀律很嚴格的學校,所以學生都很安靜,所以感覺上氣氛不活躍。而且,講座安排的時間是政治報告的后面。所以大家也比較嚴肅。
            于是我把這些告訴她,她聽了以后,覺得有可能是這樣。因為她的位置是第一排,看不到學生的表情,從聲音上聽現場當然是很沉悶的。她也表明了,為什么她那樣說。其中有夸張,“說你連聲音都不好,一無是處,是因為我對這個主辦的學校不滿,有情緒,是因為我要宣泄情緒。”
            我知道了真實的情況,而且這并不是一個很壞的情況,我的能力沒有被否定。本來這應該是結束了,但是,我還要求說“那么你說,這次我并不是很失敗,對吧”。
            我當時要求這個保證的行為,在理智上是很好笑的,但是在情感上是很必要的。因為,對方親口說出來,對我的心是效果大很多的。而且說一次還不夠,要說幾次才好。我可以感覺得到,在對方說的過程中,我的沮喪情緒在逐漸消失。直到這個情緒消失,這個過程才結束。
            心理咨詢時也是一樣,我們必須能感覺這情緒的轉化,要做心理分析、要支持、要做意象對話,都要做到位,感覺對方的情緒消失才可以。

            第九節  心理防御機制

            心理防御機制是自我的功能,是一些改變能量的流向的方法。用否認的方法,則可以把能量壓抑在意識域之外,如同一個水壩把水流擋住。用反向作用的方法,我們可以用一個對抗性的能量來抵御本我中的能量流。用合理化的方法,更可以引導能量向各個方向轉移。
            實際上,我們的心理咨詢,和心理防御機制一樣,都不過是疏導能量的方法而已。不同的是心理防御機制是自動化的,是無意識的;而我們的心理咨詢,是我們有意識的,是我們可以控制的方法。心理防御機制是大腦中原先預存的一些能量疏導方法,是自動地被激發的。它的不足就是不一定最適合當時的需要。而心理咨詢則不同,因為可以受控于我們,所以有靈活性。
            在意象對話中,能量是附著于意象的,而心理防御機制表現為這些形象所采用的方法、計策和手段。比如否認,在意象對話中可以體現為用一個巨大的石板壓著一些東西;或者用一個鎖把一個大門鎖上。吃不到葡萄的狐貍用合理化的方法,把面前的葡萄的意象和酸的葡萄的意象聯合起來。反向作用時,為了不讓自己愛上一個不應該愛的人,一個女孩子心中的“嚴厲的教練”就不停地對她說,這個男子是一個壞蛋。

            第十節  控制感

            《約翰.克里斯多夫》一書中,兒童時的小約翰.克里斯多夫用指揮棒指揮天上的云,命令云向東,但是云沒有聽從他的命令,反而向西走。小約翰.克里斯多夫又發了一個命令,讓云向西去,這一次云服從了。
            從“順勢療法”到現實療法,成功都在于給來訪者一個自我控制感。不論真假,有自我控制感就好。
            現實療法中,如果你抑郁,治療者會指出,是你自己在選擇抑郁。你選擇抑郁有你的道理,也有一些好處——至少別人對你要好一點吧。這樣,抑郁依舊,但是你有了對抑郁的控制感。
            有控制感,就有安全感。

            第十一節  對立統一

            我喜歡榮格的東西,在自己的心理探索中也經常重復榮格的過程和發現。一次,有一個心理學家朋友問我,我是不是也發現了榮格的四位一體。說老實話,我沒有。我到是越來越發現,有另一個重要的原則,對立統一的原則。它是對心理健康和成長最重要的原則。
            那次,和來訪者談話的時候涉及到了這個問題。這個來訪者是一個很沖動的人。她對自己的沖動要肯定性的態度,她說自己是一個有激情的人,有能量的人。她害怕學習自我約束,害怕那樣自己就沒有了激情。
            我和她說了一個比喻,我說一個有能量和激情的人,可以比做是一輛發動機動力很強勁,而且加滿了油的汽車。它的優點是可以跑得很快。但是,這樣的汽車,更需要有好的剎車系統。那些一小時才跑30公里的老爺汽車,剎車不好關系不大。但是,你的車跑一小時180公里。然后說自己不愿意安裝剎車,怕剎車壓抑了汽車,使汽車車速喪失——你想會怎么樣?
            發動機和剎車的關系,就是對立統一的原則,兩位一體的原則。
            心靈中任何一種東西,如果缺少了和他對立的事物,如果走向極端,就會成為巨大的危險。自信是好的,但是如果沒有謙遜作為對立物,自信也許會變成驕傲自大。節儉沒有慷慨做為對立物就會成為吝嗇,慷慨沒有節儉作為節制就會成為揮霍無度……
            儒家有一個原則叫做中庸。我發現,這個兩位一體,就是中庸的原則。
            如果一個人的思維是邏輯的,他往往對這個中庸有一個誤解,以為中庸就是保持在中間的位置。以為中庸就是不太謙虛也不太驕傲,半是自信半是謙遜,不走任何極端。也就是在卡特爾16個人格要素的測驗上,各項得分都在5、6分附近。林語堂有一段文字,就是“一半”的贊歌。說他要一半這樣,一半那樣。這也是對中庸之道的誤解,至少是沒有悟徹。倒是見過曾國藩有一段話說得好。他的大意是說,中不是在中間。如果總是在中間,就僵死了。中是在陰陽的對立中間的那個位置。那個位置是在不斷地變化的。所以所謂的中指的是在當時當地的恰當的位置。有的時候,可能恰當的位置反而是偏在一端的。
            在邏輯中,每個因素都是一個線性的東西。比如在卡特爾的測驗中“冒險敢為----怯懦謹慎”這個因素,每一個人只能有一個得分。要么是偏向冒險敢為,要么是偏向怯懦謹慎。不可能有一個人是同時又是最冒險敢為,又是最謹慎怯懦的。在這個前提下,中庸就只能是在中間了。邏輯不容許矛盾。
            但是,在人性中不是這樣的。因為人不僅僅是邏輯的人,人還是有原始認知的人。在原始認知中,矛盾是可以被包容于一個整體中的。
            我記得馬斯洛就提到了這一點,說自我實現的人把矛盾整合。
            但是馬斯洛沒有說明自我實現的人是怎么整合矛盾的。
            用意象對話,我們可以很容易地直觀什么是“對立統一、兩位一體、矛盾的整合”。因為每一個心理要素可以用一個人,或者一個形象表示出來。兩個相反而又相成的形象,就可以體現兩位一體。
            比如,上面我們說的鳳凰是由鷹和鴿子組成的,鷹和鴿子就是兩位,而鳳凰就是這兩位的一體。
            鷹是絕對的冒險敢為,而鴿子是絕對的謹慎怯懦,而這兩者可以在一個人身上同時存在。
            不健康的心理,就是這兩者之間的沖突。鷹要攻擊,鴿子反對;鴿子要愛,鷹又嘲笑。
            健康的心理,就是這兩者之間的互補。當需要勇敢的時候,鷹去戰斗;需要安撫別人的時候,鴿子去招安。
            中庸的中就是在此時此地恰當的應用這兩方中的一方,或者說,這某一個時刻,用40%的鷹,60%的鴿子。
            拿破侖說過:“我有時候象獅子,有時候象綿羊。我從政的全部奧秘,就是我知道什么時候我要象獅子,什么時候象綿羊”。
            這就是中庸之道。
            兩位一體提供了一種張力,一種生命力。而林語堂式的“一半”是沒有生機的。中國受儒家影響,但是自宋以來越來越缺少民族的生命力,就是因為很多學子誤解了中庸。
            就象自然界,也一樣有兩位一體的原則。造化創造了任何一種動物,都有一種天敵動物去吃它。兔子盡量地大量繁殖,狼盡量去吃它。這個過程中,自然生態得到了平衡。這個關系是一個有張力的關系。假如兔子決定計劃生育,每對兔子生2只小兔子。狼決定改吃素食。狼和兔子都會怎么樣呢。兔子一定會懶到象一只豬,而狼也狼將不狼。因為關系中沒有了張力。
            還有許多形象可以代表中庸。有一個人做人格主動分裂的時候,人格中有兩個形象“姜太公和人參娃娃”,這就是一對兩位一體。姜太公的智慧老練和人參娃娃的天真純潔互補。還有,中國的“牧童騎牛圖”也是中庸的一個很好的象征。牧童的活潑和牛的沉穩是很好的對立統一。牛的力量補充了牧童的弱小,牧童的靈活又避免了牛的粗笨。
            后來我發現,對立統一或者說兩位一體原則,和道家的陰陽相生的原則是一致的。這讓我很沮喪,轉了一圈,竟然弄出一個“道家心理治療”,或者是什么“太極心理治療”,實在是俗套。但是沒有辦法,只好“內舉不避親”了。我很不愿意提道家什么的。因為道家儒家和佛家現在在中國已經做成了夾生飯了,大家都知道一點,又不是很懂,反而不容易去認真體會。

            第十二節       情緒基調與意象原型

            在一個人意象中,經常出現什么主題,說明的是這個人的情緒基調。注意這個很重要。比如,在夢中或者在意象對話中,經常有“被追趕”的主題,被怪物追,被野獸追,被可怕的人追,基調都是恐懼情緒。我想,這是我們的祖先還在當猿的時候的習慣吧——害怕了就逃跑,所以被追趕總是代表恐懼。
            在強迫癥中的“遇到無妄之災”的主題,情緒基調是焦慮。
            掉進一個坑的主題,情緒基調是悲哀。
            而飛翔、美麗的風景等,自然是快樂的基調了。
            一個人象一個曲子,有主旋律也有變調。再悲觀的人也有快樂的時候,在樂觀的人也有沮喪的時候。如果我們分不出主次,心理咨詢和治療過程就會支離破碎。但是,我們識別出了主旋律,也就是情緒基調,咨詢就好做多了。

            第十三節       心理現實

            心理現實這個概念,我覺得重要的一塌糊涂。
            因為在人們心中,有一個非常常見的錯誤觀點:客觀的東西是現實,主觀的東西不是現實。
            所以一說現實,人們就想到物質世界,想到山河大地、車船飛機。仿佛這是唯一的現實——人們說這叫做唯物主義,而實際上這不過是唯物主義中的機械唯物主義。
            一說心理內部的東西,比如意象,人們就說這不是現實。“那都是憑空想出來的”,人們說。
            實際上,心理內部的東西也是現實,只不過是另一種現實——心理現實。
            我說什么是現實,現實就是有其自己的規律,有其自己的因果法則,不可以隨意改變的規律和法則。物質世界有物質世界的現實,它遵循物理學規律。心理世界有心理世界的現實,它遵循心理學規律,這規律也是不可以隨意改變的。
            意象活動有它不可隨意改變的規律,所以它也是一種現實——比如你在心理狀態不好的時候,不可能隨意想象出一個極為美好的場景。你沒有辦法,你必須承認和接受這個現實。在你性壓抑的時候,你想象中的水必定是臟的,這就是你的心理現實。
            在另一些人那里,有另一個錯誤,他們承認心理的東西也是現實——他們甚至說想象中的鬼神都是實際存在。而他們說的實際存在的意義是,這些東西是存在于這個物質世界的,是客觀現實,也許是在墳墓中就有一個鬼。他們的錯誤是把心理現實和物質世界的現實混淆了。
            我們前面談過這些人,我們說他們是走火入魔了。為什么他們是錯誤的呢?因為他們的混淆會帶來認識上的錯誤。比如,他們認為自己想象中的鬼是一個客觀現實,于是他們就會把客觀物質世界的規律強加于這個意象,認為這個鬼具有物質世界的特點。比如,他們認為這個鬼可以被捉走,而不知道實際上沒有人能捉走他,他是自己心中的一個消極情緒的象征,你心里的消極情緒,別人怎么可能捉走?
            現實有許多種,有一種不可改變的規律,就有一種現實。所以物質世界有物質世界的現實;自己的心理世界有心理現實;我進入中國的社會,這個社會有社會文化的一個規律,很難改變,這就是這個社會的社會現實。我進入美國社會,就進入了美國的現實。
            許又新先生在一次講課中說,“現實就是你身邊的人”,這所說的就是社會的現實,是由身邊的人組成的現實。
            我們說,心理障礙者現實感差,或者說他們不能區分想象和現實,實際上準確地用術語的話,我們應該說他們的問題是:“不能區分客觀的現實(物質世界和社會)和自己的主觀心理現實。”

            第十四節  “密宗”的心理學

            越來越覺得心理學、特別是心理咨詢和治療這個分支,應該對一些東西“加密”。不應該把所有的東西都公開出版或發表。
            原因之一,是有些有心理問題的人看了有害。
            有強迫性人格的人就最愛看心理學書,看了之后往往是弊大于利。因為他們會片面地理解書中的話,斷章取義,反而越看越糊涂。在做心理治療的時候,反而有了“抗藥性”。你給他做精神分析,他就用行為主義者的論點批評你不科學,用人本主義的論點說你不積極。你如果用行為主義做治療,他又會用精神分析的論點說你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何況,有些方法,比如“順勢療法”,一旦來訪者知道了底細就很難有效果。
            原因之二,就是心理咨詢和治療者看了也可能有害。
            有的東西,在心理咨詢和治療者自己的境界不夠,或者體會不多的時候就說,也是有害的。害處一是他們可能因為不理解而心生懷疑;從而批判、指責這些東西。害處二是他們也許急于求成,反而曲解了。
            梁漱溟說中國文化的發展就是出了這個毛病(人心與人生),儒家道家的思想都有極高境界,但是,因為高明所以不容易理解,造成了許多誤解。我很同意梁漱溟的想法,也經常見到人們誤解道家。比如,把也很積極的道家思想誤解為消極的,把退避怯懦說成是道家的“知足常樂”。
            或許可以說,有關自然界的科學,是不應該有什么“秘密”的。而關于人的科學,比如心理咨詢,是必須有一些“秘密”的。是不是來自自然科學的不保密的原則也應該有所改變,才可以使用于心理科學。
            有一些東西,我想,不適合在這個公開的出版物中出現。我很愿意和同行好友交流。
             
            這一章后附《觀想本尊法》
             
            據說卓別林在一次聚會中一時興起唱了一首歌曲,歌聲響遏行云。人們贊嘆說:”想不到你歌喝得這么好。”卓別林回答說:“我不會唱歌,剛才我不過是在表演一個著名歌手。”
            卓別林的活不僅僅是一個笑話而已,其中大有深意。許多事我們之所以做不好,是因為我們相信我們不會做,而不是我們不具備做這件事的能力。卓別林相信自己不會唱歌,你也許相信自己不會交際、所以卓別林不會唱歌,你也不會交際。就算你有潛在的交際能力,在你不相信它時,它也發揮不出來。
                但是卓別林更聰明,他表演歌手,讓自己沒想此時此刻是這個歌手在唱,就能喝好歌了。卓別林還是不會唱,但是他的歌手會。
                假如卓別林一次次去演歌手,去唱,終有一天,他會發現歌手和自己已結合為一體。那時歌手就是卓別林,卓別林也就會唱歌了。
            密宗有一種個人修煉方法叫做觀想本尊。修煉者選一尊佛像,想象這尊佛像進入自己的胸膛,越來越大,直到和自己一樣大,充滿了自己的身體,和自己溶為一體。他們相信,這樣做可以讓自己得到佛的智慧、佛的慈悲,使自己漸漸接近佛。
                這和卓別林的方法實在是異曲同工,都是通過想象自己和別人溶合而獲得別人的品質。
                這也正是我們要講的心理學技術——在此姑且稱之為“觀想本尊”法吧。
            如果稱認為自已不會交際,而正在交際時也的確表現得很不好。你可以為自己選一個“本尊”,也就是一個榜樣。
            你的‘本尊”應該是一個交際能力很強的人。他可以是一個名人,例如周恩來,或者羅斯福,也可以是一個你認識的平常人,例如你所佩服的一個同學或同事。
            你的“本尊。和你要有相似性。你是男人,你的本尊必須是男人。女人的“本尊”必須是女人。另外,除了性格他比你外向之外,其它方面你仍應該有相似或共同之處。你如果是身材纖弱的人。你的本尊決不要選一個彪形大漢。你如果是秀美的女孩,
            你的‘本尊”也應是秀美的人。
                如果你是男人卻選了奧黛麗.赫本作“本尊”,你想想會多可怕,你會變得如赫本一樣風姿綽約、楚楚動人。
            你的“本尊”不要選壞人。因為用了“觀想本尊”法后,不僅你的社交行為會和“本尊”相似。你的其它方面也會向“本尊”靠攏。你不可能只在社交這一方面變化,你的變化是整體的。
                選好“本尊”后,你可以讀一些他的傳記資料,或者和他多接觸。有可能的話,找一張他的照片多看一看,爭取對他盡可能熟悉。
            然后,你只須每天選一個不受打擾的時間,想象“本尊”和你的身體溶為一體,就像佛教密宗修煉者所做的一樣。你想像他的一張照片進入你的胸膛,然后擴大,直到和自己身體一樣大而且溶合。
                只須這樣做,不需要思考,不需要刻意地學習和模仿。
                你可以每天練習10—20分鐘。
                你的潛意識會在你不知不覺中,全天進行工作,讓你和你的“本尊”相似。你的行為舉止會自動地向“本尊”靠近。
                用不了多久,你的社交言行就會有明顯的改現,你的朋友熟人們將會感到十分驚訝,他們會覺得你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實際上你也的確是換了一個人。
                如果你希望見效快,你可以在社交場合有意識地對自己說:“現在我不是我,我是在表演我的本尊’”。那么你的交際能力會好得讓你自己都不敢相信。
                練習一個月后,你就不必再練了。你的“本尊”已溶入你的心里,你自己已經成為一個善于交際的人了。你更不必并去演別人。
                你只需要享受友情。


       
      后   記

       
            寫完這本書后,我心里還是有一點點不塌實——我說清楚了嗎?
            我覺得好象還有些什么沒有說清楚。
            可是,能說清楚嗎?這些東西,這些變幻不定的形象,這些無以言表的感受,這一個浩瀚無邊、詭異奇妙的意象的世界,也許本來就不可能完全說清楚的。
            記得看過一個電影,電影的主角是一個大學的考古學的教授。電影的一開始是在課堂上,他文質彬彬,戴眼鏡穿西裝。窗外陽光燦爛,學生似聽非聽,一片寧靜和平和。但是這個教授在假期就變了一個樣子,他穿上牛仔服,帶上刀子繩索,到荒涼的沙漠里去考古。他進入洞穴中,發現了古代的墓葬,而且不僅僅是死的墓葬,他還遇到了地下的種種機關,滾動的巨石、箭、坑中的蛇,甚至他還遇到了仿佛是地獄中的人物。力大無比的惡漢驅使著奴隸們勞動,魔鬼要奪走主人公所要的圣石(或者是約柜?我也許把兩個電影混淆了?)。英雄般的主人公和敵人戰斗,危機四伏,險象環生,一次次在千鈞一發的時候才逃過了劫難。最后他終于帶著自己要的圣石離開了地府。開學后,他回到學校,又是文質彬彬的書生模樣,和陽光燦爛的日子,在寧靜平和的校園給學生講課。
            我覺得這很象我,在我探索這個“地下世界”的時候,真是曾經險象環生。也許當時如果措施失當,我就會走火入魔,成了心理疾病的患者了。但是,在走出來后,回到大學校園,再想這些事,就象夢一樣不真實。我現在回想自己的自我體驗,回想過去給別人做過的意象對話,甚至會想不起來發生過什么——雖然當時也許是驚心動魄——不過,我知道,這些發生過以后,有一些東西已經不一樣了,對我是,對我的來訪者也是。
            意象對話涉及的是“地下”的世界,是人的潛意識,是這個世界上最深最神秘的未知。我想,也許就是這神秘才吸引著我進入,然后,在我的教室中,和別人講我看到的東西。這樣,別人再進入的時候,就會少很多的危險,而且可以看到我看到的東西。
            突然有一個想法,是關于人的心理的進化的。原始人實際上生活的世界,就是我們意象對話所接觸的世界。為什么人的心理要這樣進化,進化出一個邏輯思維,進化出一個理性的世界,反而讓我們失去了原來的這個世界呢。
            我覺得是這樣:原始人沉溺于自己的種種想象和情緒中。和現代人相比,他們生活的更投入得多,感情也真切得多,但是,他們的心理生活也危險的多。邏輯思維的進化過程,實際上是一個“隔離”的心理機制起作用的過程,人們和這個激蕩著激情的心理世界隔離,只讓自己體會少量的情感,這樣就避免了危險。邏輯思維是一種小規模的“生活實驗”,讓少量的能量試著運動一下,看效果好再決定行動。
            這有益也有弊,益處是可以避免被強烈的情緒裹脅,弊處是容易讓人和生活本身產生距離,容易“失去我們的靈魂”。也許造物讓我們有邏輯思維,是有這樣的目的:我們應該學會一種態度,就是完全地投入情緒,同時又不要成為情緒的奴隸,不要被情緒裹脅。我們應該學會做情緒的主人。原始人雖然投入,但是他們沒有學會做心的主人。在情緒強烈的時候,我們很難同時找到超脫。所以造物讓我們在隔離和壓抑的狀態下,在冷靜的情況下,先找到理性、超脫、不為物役的感覺。經過從蘇格拉底到柏拉圖到黑格爾,到牛頓到維納到科學的巨大進步,人已經可以做到了在低能量下的超脫。于是造物使弗洛伊德、榮格……出現,讓我們重新找到我們的內心,找到那象大海一樣的心理能量的源泉。但是這一次不是重新做它的奴隸,是讓心做主。也許,經過幾個世紀,人就可以做到在我們全部能量的大海中自由沖浪。
            自猿人進入洞穴,人類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和自然隔離。進入洞穴就是和原始森林隔離,蓋房子、建城市,人一步步離自然更遠。在心理的領域也是一樣,人越來越“理性”,也就越來越遠離我們的心靈。當時他們進山洞是必要的,因為蠻荒的原始森林太危險了。但是,現在我們的自然太少了,我們生活在鋼筋水泥的城市,和象鋼筋水泥一樣堅硬的邏輯中,我們需要再找到自然,找到樹木,找到溪流。
            我也是一個洞中人,不過,想到洞外走走,雖然我知道洞外的原始森林有危險。
            我也想有人和我同去。外邊很美,雜花滿樹,鳥囀蝶飛,來吧。
            冒一點點危險是值得的。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冒險。

      相關熱詞搜索:朱建軍 心有心的語言 意象對話

      上一篇:心有心的語言(九)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第七影院